“高学历”只是给“低素质”架起的高台

1月2日,一个出租房成垃圾场的视频在微博热传。爆料人微博称,租客是长沙大学的一对考研情侣,12月31日晚,他作为房东委托的管理人,下班打开房门查看,却发现房内一片狼藉,废纸、塑料瓶满地,甚至还有剩饭,现场变成垃圾堆,而自己还被这对情侣拉黑。(《潇湘晨报》 1月3日)

就此件事情来说,也不能单方面把责任归结到到某一方,考研情侣肯定有责任,房东也可能有部分责任,矛盾的出现是双向作用的结果,但只就这对情侣的行为而言,可言说的就很多了。

如今就业压力增大,很多高校学子为了一份好工作而追求更高的学历,自然是大势所趋,但是只就学历来评判一个人是显然不够严谨的。除开这则新闻,高学历者所展现的“低素质”行为也比较多,包括之前高铁上的“霸座男”也号称博士出身。这些现象的出现或许有人会说折射的是我们的教育单纯追求学习和应试,对学生人格和基本素质培养的缺失。笔者认为,更主要的原因是家庭教育和自我认知上的问题。

就现实来看,不可否认的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出现低素质行为的概率的确小很多,学生在学校的人际交往和沟通中会形成最基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而走出社会,出现这样的“匪夷所思”的,超出标准价值观的行为,很难将全部责任归咎于社会教育和学校上。像是“霸座”、“没有收拾”等这样的行为多是平日养成的习惯,和家庭教育和某些社会文化的熏陶有关。作为孩子成长的陪伴者,有的家长存在一些低素质的行为,但这些行为的出现并不构成违法,只会引起一些潜在的不满,因此家长不自知,学习期的孩子就容易效仿;或者孩子从小就有一些低素质的行为形成习惯,家长缺少对其教育反而纵容其发展,就渐渐使坏习惯固化。并且在校的学生因环境的特殊性很容易掩盖一些自身行为的瑕疵,一旦走出社会,某些他们自己认为正确的行为却不符合普遍的价值标准,就容易产生矛盾。

所以像时间比较久远的“复旦投毒案”和这些“低素质”行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前者是蓄意谋杀的刑事案件,后者甚至说可以是下意识的违背道德的坏习惯,而其根本上可能只是个人的价值判断与选择与普世价值存在偏差,加上其“高学历”的特殊性,就很容易激起社会的声讨。说到底在日常行为的形成中,各方潜移默化的影响是负主要责任的,而一味地声讨教育,炮轰学历,是被社会身份所束缚,没能找准主要矛盾的观念。最终“低素质”现象的出现,它还是需要社会各方形成合力来提高全社会的文化素质水平才能根治。(郑竣阳)

首页娱乐